博客首页  |  [诗心净宇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文学艺术
诗心净宇  >  博雅之道
诗海拾贝

26600

         诗道广大如天空,诗心悠然似白云。随风幻作万千状,只与仙鹤作近邻。

         越古的诗歌越接近人类心灵的混沌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 世间之万物各具色彩,变动不居。永恒不变者,道也。诗之流变,千载而下,其类多矣,然“诗言志”万古不变也。
 
        诗韵可不仅仅是指诗的押韵或韵书,其是诗歌韵律的一个统称,大致可分为声韵、意韵、神韵。而押韵只是汉语声韵在诗歌中的一种体现,平仄、语速等也是声韵的一环。声韵是汉语本身自带的一种因素,而不是韵书规定的。每一个时代,每一种方言其声韵都不尽相同。韵书其实是把当时的官方语言作一个韵部归纳分类的工具书,在当时也起到一个字典的作用。六朝以后之所以出现韵书,是由于汉语反切注音技术的发明,使其成为可能。韵书自唐代以后的流行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科举制度的推动,政府以诗赋取士,需要一个统一的用韵标准来规范士子们的诗作。同时韵书也为人们写诗带来一些方便,由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古人对汉语声韵的研究至唐代已臻于完善,这是格律诗之所以在唐代兴起的条件。然人的情感变化万端,发之以歌,其五音之组合不可胜记;应之于诗,其声调之抑扬顿挫亦变化多矣。古人云:能写真性情即是好诗。所谓格律诗应是四种最具声韵美的标准形式,而非全部。古风虽然没有平仄格式的规定,但并非不讲平仄,其对声韵美的要求一点也不比格律诗低。

        诗之诸体之中,人们常说五绝最难,其实我觉的要想写好都难。五绝难在炼字,七绝难在炼句,律诗难在对仗,古风难在运势。若以音乐相比,绝句如抒情小品,律诗似奏鸣曲,古风则是交响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 诗之韵律实是诗人生命节律的体现,古人常云:气韵生动;生动者,生命之律动也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命节奏,对事物的表达也呈现了不同的韵味。自然界中潮汐的涨落、星辰的变换、季节的流转、风晴雨雪的交替也未尝不是一个巨大的生命本身的律动,只是红尘中的凡愚难以欣赏这宇宙的诗篇。先贤曾云:与天地合其德、与万物同其流、与四时同其序,大哉斯言,唯修道者能窥之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 三千年来留下来的很多千古绝唱,大都是心连苍宇、思入八荒之作。所不同者,心境之洪微耳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造语入神;“生年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”,包融古今;“大江流日夜,客心悲未央”,声撼山岳;“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,悲弥霄汉!

        格律诗如雅琴之独奏,古风则是黄钟大吕。然小中未尝不能寓洪境,大中亦时可见微也。

        司空图《廿四诗品》可谓语言美感运用的极致,用一连串美妙的意象把一个个抽象的审美概念充分的表达。美不胜收,涵味不尽,非心在物外之人难为此也。如“荒荒油云”、“大用外腓”之类,应是另外空间的一种展现吧。

        艺者,心韵也。形之为光则成画,发之为声则成乐,托之于辞则成诗。心灵的提升应是艺术进步的唯一源泉。古人云:乐者,德之华也;书画诗词何尝不是如此。亦可云:书者,心之印也;画者,神之境也;诗者,智慧之花也。

        五言以味胜,七言以韵胜。四言之出语最为自然,随口吟来,宛若天成。

        秋水浩浩,河伯自夸,不觉己丑,难成其大。终日嚣嚣,岂知沧海之无涯,无论层霄之烟霞。故尔不通道者,无以言诗;不修心者,难成其家。

        与曲士论道如同对聋者谈乐,只是白费口舌尔;与细人谈诗亦是自讨没趣。以牛角尖之狭地足让其乐之一生,再言四海之珍实是多余。

        好诗皆是天赐,非刻苦而得;多自心底流出,而非穷搜可致。有时缘于一个灵感,有时宛若一则神启。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;诗道有路,惟悟可寻。

        诗思有时似微风,三五句即可尽意。有时则如江河,非鸿篇不能道也。有时似五言,有时需七言,偶尔又需以四言方成。有时出语即合诗格,有时则亦与格律诗远甚。

        当代大陆之诗歌研究,大多是一堆垃圾。其充斥的多是邪党之无神论、阶级论、进化论,与诗之真相何啻千里万里。所谓浪漫主义、现实主义云云直如盲者呓语,到处贩卖邪党之廉价标签。流毒布于华夏,愚弄几代炎黄。

        李杜之不同在于其生命之特质使然。太白之诗似天马行空,无迹可寻;杜甫之诗若江海奔腾,有路可通。李诗超迈,杜诗悲壮;李白之诗多有谪仙怀乡之愁,杜甫之诗则是斯人沦落红尘之悲。

        有诗心者,触物皆得妙谛,随手化成,神味隽永。无诗心者,山是山水是水;搜肠刮肚,凑成一篇了无生趣。更有按律填字者,编诗耳。

       格律兴而诗道亡。中华诗史三千年,格律诗兴起于二千年末,仅有唐一代。从宋代以降,比之于宋词之美韵、宋元山水之神境、元曲之曲折、明清小说之恢弘,诗歌已落入小道。此中曲直倒不在格律而在于人心。人们作诗追求的多是用典的多少、用词的出处、用韵的险绝、对仗之工巧等等作品表面的华丽,而忽略了诗道之根本在于心灵的提升。无病呻吟之作俯拾皆是,寄意微远、托志云霄之作千载而下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    我诗写我心,苍茫连古今。不劳人人解,但得传福音。浊世扬清波,风雨一片心。唤醒同来客,莫负好光阴。

        以律观诗,诗不过是一堆由韵角串成的文字而已。以心观诗,每一首好诗皆是一个鲜活的生命,更是一个世界,又一片天空。在这里任何技巧上的品赏已是多余,只有心物的交融。

        好诗当如陈年佳酿,历久弥香。细心品味,余味悠长。平庸之诗,过目即忘;只见文字,殊少意象。

        诗之声韵本之于辞,意韵本之于句,神韵本之于心。心通宇宙者,韵在言外;神游物表者,辞达真境。

        读诗审律而不知趣、辨句而不知味、通辞而不知韵,如此读诗多是诗盲也。作诗亦复如是:合律而无旨趣、词白而无味、诗成而难通妙境。
 
        严沧浪曾云:李、杜数公下视岛、效辈如虫吟草间尔。何则?吾观李、杜之诗本于性情,通于大道;化于无迹而妙合自然,无法而有法。岂如岛效之意象狭促,专事推敲、雕琢,虽偶得佳句终失之于自然。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
游客
   08/28/10 03:47:41 PM
接08/27/10 06:40:23 PM,是我说错了,是按照格律写诗就是不修心,这是胡扯。
游客
   08/28/10 09:05:25 AM
众多的修炼者都不懂格律,但是他们都在修心;常人中的许多学者精通格律,但是他们不会去修心。 既修心又精通格律的修炼者也不是没有,在这里多辨无益吧。
游客
   08/27/10 06:40:23 PM
接十楼08/27/10 12:53:23 AM留言,在这里的讨论中并没人认为“不按照格律写诗就 是不修心”,而是有人认为按照格律写诗就是不修心,这才是真正的胡扯。请仔细 读八楼游客08/26/10 04:23:14 AM的留言就会看到这点。
游客
   08/27/10 12:53:23 AM
不按照格律写诗就是不修心,这是胡扯。
游客
   08/26/10 05:32:50 PM
什么时候开始或谁提出过讲求格律就等于不修心?不要以为别人提出格律就是不修心, 也不能说你不顾格律就证明你勤于修心。既懂格律又勤于修心的大有人在,只是贬 低格律而又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人不多。
游客
   08/26/10 04:23:14 AM
有一些人非常执著于格律而疏于修心,多辨无益。按律填字者,编诗耳。同感!
诗心净宇
   08/26/10 01:12:23 AM
楼下说的是,我想我说的已经很明了了。明者自明,惑者终惑,多言无益。这类文章我也不会再发,谢谢诸位的留言,也欢迎以后对我的习作多多指教。
游客
   08/25/10 12:27:36 PM
还是不要辩解的好
诗心净宇
   08/25/10 12:52:00 AM
多谢阁下指正,您所说的并非我之所指,只是您的解读。
游客
   08/25/10 12:45:16 AM
一楼游客说的很好
游客
   08/24/10 11:59:57 PM
敢请作者读一读清代屈大均的格律诗,看是否为无病呻吟之作。
宇尘
   08/24/10 04:26:08 PM
一楼的看法说的比较中肯在理。
游客
   08/23/10 01:20:20 PM
對于此類個人對詩歌之見解﹐本也無可非議﹐唯其中之誤見可能誤導後學﹐殊應澄清。 其一﹐文中句雲“當代大陸之詩歌研究,大多是一堆垃圾。” 這種把大陸之詩歌研 究一桿子打死的做法實在荒謬。中國大陸詩歌界無數莘莘學子及其詩詞研究作品﹐ 豈能一句“大多是一堆垃圾”以概﹖請問這是否作者在讀遍當代大陸之詩歌研究的 著作及論文後所得出的結論﹖要知道﹐信口毀貶別人並不會提高你自己。 其二﹐所謂“格律興而詩亡。”乃片面之言。中國詩歌在唐代以後成就不如唐代﹐ 這與格律的出現無關﹐而是與各個朝代的經濟發展﹐政治環境﹐文學藝術環境等整 體社會環境有關。頂峰之後就是回落﹐此乃自然規律﹐豈能歸咎於格律的出現﹖作 者不應自己不喜歡格律詩或寫不好格律詩就貶低詩詞格律。 其三﹐所謂“從宋代以降......詩歌已落入小道.....無病呻吟之作俯拾皆是,寄意 微遠、托志云霄之作千載而下屈指可數。” 這又是片面之言。不知在作者眼裡﹐蘇 軾﹐陸遊﹐於謙﹐文天祥﹐戚繼光﹐龔自珍﹐黃遵憲﹐顧炎武等詩人的眾多格律詩 是否都是無病呻吟之作﹖ 其四﹐作者雲“我詩寫我心,蒼茫連古今。” 但罔顧聲律韻律並有意偏離正道﹐肆 意貶損格律﹐又如何能做到“蒼茫連古今”﹖試圖繞過或割裂唐代以來一千多年的 詩歌成就而又要寫好古詩﹐這只是一廂情願之舉﹐絕非正道。